「台灣」雖面對著「中共」飛彈瞄準,但島內仍歌舞昇平、活力四射。

昨晚工作活動的場合中,一位喝醉酒的參加者,持著喝醉酒的「應有態度」對著現場活動小模「手來腳來」,當我們發現去制止他後卻又擺著一副有消費玩家的態度「指使」你,想著你不敢得罪他。

當有人僅僅為了毛頭小利頤指氣使時,世界的另一邊卻發生著慘絕人寰的悲劇,法國巴黎遭到恐怖組織「ISIS」攻擊造成129死 325人受傷 99人傷勢嚴重。有的人在劇院、有的人在酒吧遭到攻擊,就是這樣稀疏平常的一日,你我都可能遭到攻擊。

這個世界的另一端正有著恐怖且悲難的事件發生著,但島內仍然歌舞昇平、活力四射,仍有人為了毛頭小利頤指氣使,這真是我愛的故鄉嗎?

Ivant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即時通訊軟體讓迫切需要得到回覆的人得了「已讀不回」強迫症

當紅的臉書po文能夠讓被分享的人在文章上按個「讚」表示認同

按「讚」也表示我讀過你的po文了

當「已讀不回」的功能到了公開的臉書時,強迫症患者會不會也期待著任何來按「讚」的人給予一些回應呢?當沒人回應時,心情又會如何?


如果對我的發文覺得有些興趣,歡迎來匿名聊聊天


Ivant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年頭只要掌握住[輿論]就能讓風向往哪吹

然[事實]就變得不在重要

 

有鑑於在臉書[爆料公社]中與其他網友交手了一篇文章

覺得有感而發卻又無能為力

只能在這發洩這樣一篇文章

 

我害怕不思考的人

更害怕不提出建言或謾罵的人

而[輿論]多數是在這樣的狀況下壯大

 

我欣賞思考的人

更欣賞提出看法及數據的人

因為這讓我們看到[事實]

即使當觀點不同時 可能會有兩種[事實]的版本

但在不同版本的事實中就能夠找到合理的[真相]

 

然這個世界是一個多數決的社會

當大眾的[輿論]對抗小眾的[事實]

結果就是被吞噬

 

記得那一年的[同性婚姻]欲修改民法條文

守護婚姻家庭聯盟舉辦的反對活動

在凱道上集結了幾萬人

當踏出捷運站門口看到了一大群揮舞著不同意修改條文的旗幟

 

仔細詢問參加者是否不同意同性婚姻

得到的回應是[支持同性可以有婚姻的權利,但是修改民法後搞不好有人會去跟馬桶結婚]

或[是因為跟多元成家綁在一起所以我上凱道反對,但我支持同性朋友]

 

然[事實]是修法後是讓兩個真心相愛的人能結婚,不論性別 但限定人類

未綁定其他伴侶制度或多人家屬

但[輿論]不願意看見[事實]

而[輿論]佔了最大宗吞噬了[事實]

 

無論如何 每一次的爭論中

[事實]都期盼能讓[輿論]多一步思考

因為多一步的思考能夠讓[輿論]變成不同版本的[事實]

而[事實]與[事實]的碰撞下才能夠有[真相]

Ivant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寵物店提供了一個小籠子讓我們安置「艾路醬」

好把拔說「籠子好小哦~我怕他會不舒服」

所以隔天一早就殺到家裡附近的寵物店

朋友說貓咪剛帶回來的第一週都要待在籠子裡,慢慢適應新環境

所以好把拔覺得既然籠子會待得久就買大一點的吧

 

『大大的雙層樓中樓貓籠』

登....登....

貓籠  

銷售小姐熱心的問「你們家有幾隻貓啊?」

好把拔開心的回答她「一隻」

 

家裡騰出一個空間放『大大的雙層樓中樓貓籠』

把「艾路醬」換到『大大的雙層樓中樓貓籠』的第一天

下午好把拔開心地看著「艾路醬」

「艾路醬」喵喵叫

晚上好把拔看著電視(貓籠在沙發旁)

「艾路醬」喵喵叫,手伸出貓籠試著抓坐在沙發上的好把拔

睡前好把拔去跟「艾路醬」說晚安

「艾路醬」喵喵叫

熄燈後好把拔說「他一直喵喵叫ㄟ ,我們把他放出來吧」

就這樣「艾路醬」直接適應了我們家的環境,沒有被關過 

 

索性

長大後的「艾路醬」偶爾會窩在『大大的雙層樓中樓貓籠』裡

貓籠  

貓籠  

貓籠  

 

 

 

 

場外追加

好把拔在網路上看到貓跳台

心想「艾路醬」一定會玩的很開心

終於搜尋到

『大大的三層多貓型貓跳台』

貓跳台  

 

結果.......

我們在後來的一次搬家中將它送給人

因為.........『他』一次都沒玩過.........

Ivant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養柯基」

「我想看貓狗一起和平共處在一室」

「朋友說要先養貓再養狗比較能處得來」

「那我們去看貓吧!」

這就是「艾路醬」來到我們家的契機

 

「艾路醬」是一次與朋友聚餐前附近的寵物店看到的(我們支持認養代替購買,但緣分來了...)

好拔拔進到寵物店抱了幾隻2-3個月的小貓,「艾路醬」是裡面最大的(當時4個多月)

老闆說「這隻公貓真的很漂亮、紋路又很特別,如果你們不結紮建議你們留著當種公」

But Sorry 艾路 我剝奪了你能上很多母貓的權利.....(默哀一分鐘)

好拔拔對「艾路醬」有來電(據說是緣分)我則一直看著旁邊兩隻眼睛不同色的小貓

當我伸手要去抱「艾路醬」時,他逃開.......(不得我的緣.....)

跟朋友的聚餐時間越來越接近,好把拔卻不想離開,我只好對著店員說「那我們再考慮看看」

「艾路醬」被抱回貓籠中,眼睛時不時看著好把拔

好把拔也依依不捨的看著他,我則趕時間要走

結束飯局的回家路上好拔拔頻頻問著「要帶他回家嗎?」「你覺得可以嗎?」「我們準備好了嗎?」

這樣的內容持續了兩週

於是我說「那我們就去帶他回來吧,如果他還在的話(小聲)」

好把拔馬上衝到寵物店「還在ㄟ 」

就這樣「艾路醬」降臨我家

 

艾路喵降臨1  

, ,

Ivant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e cove 1.jpg    

 

血色海灣(The Cove)


1964年在美國播放的影集 Flipper 開始讓更多人注意到海豚的可愛及善解人意,但也為牠們帶來了一連串的獵捕與囚困。  

 

                 O  

Richand O'Barry(Flipper的dolphin trainer)發現自己為海豚帶來的後續效應後,決心要讓牠們自由開始了一連串[拯救海豚]的行動,並被遭影響利益的人稱為激進分子(Activism) O'Barry 持續35年的時間仍不間斷的在各處拯救海豚,也遭到無數次的逮捕與監禁。本片主軸在日本關西地區的和歌山縣太地町地區拍攝,因該地為海豚洄游必經路線,故每年都會有大批的海豚行經該地,而當地的漁民也順應這樣的習性,在每年的九月至隔年的三月中大量獵捕行經的海豚。染血海灣.jpg                                    

影片中時常穿插著O'Barry 及導演Louie Psihoyos的主觀印象,讓觀賞者在海豚與人之間的親密互動及不人道的虐殺方式這樣的對比下形成強烈的印象,發揮了該片的目的[拯救海豚]。時至今日,影片帶來了很大的迴響,包含拒吃海豚肉、停止屠殺海豚的行為...等,雖無法阻止獵捕海豚,但也證明了該片的影響力是不容小覷的。

  血色海灣.jpg                                    

有別於如此沉重議題的紀錄片形式,導演將"血色"拍的猶如一部Hollywood出產的諜報片:從一開使的組織人力、開始進入敵營後日方的警戒及跟蹤、隨後的遣入作戰等,戲劇化般的走向,也引領著觀賞者陷入緊張的氣氛。片後我的心仍然悸動著,思考著到底能夠為了這個世界做些甚麼,儘管是一個人的力量,但也許能激起跟你相同思考的人,讓這樣的悲劇不要發生在其他物種身上。這樣的話說來諷刺,但我們無法抗拒現在的生活方式,為了生存,須有其他物種的犧牲。   在天災頻傳的今日,人類啊,是否能痛定思痛,認真的反省呢? 

, ,

Ivant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